易到生死倒计时 沦为资本玩物的明星创业公司

这里是广告

[摘要]易到是近些年创业公司沦为资本玩物的经典注脚。资本逐利是合理的,这点看上去已成共识。但围绕一家创业公司,创始人、投资方、经理人、接盘者却展现出丰富而复杂的人格。眼下,易到实际上已经进入死亡倒计时。而此刻,温晓东可能仍在某位金主或者掮客的办公室里做最后的一搏,周航、贾跃亭、巩振兵都已成为看客,与此无关。

易到生死倒计时 沦为资本玩物的明星创业公司

三月末的一天晚上,孙仕海想要从北京望京的博泰大厦离开,却被情绪激动的员工堵了回去。不久前,他被韬蕴资本集团有限公司派遣至易到用车主持日常工作。后者是全球最早创立的网约车平台之一并名噪一时,但眼下它正处在生死边缘。两年前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韬蕴资本接手易到,并主导了它的运营和管理。能够收拾烂摊子的人大都心志坚定,但面对乌压压的人群,孙仕海手足无措。他不停整理着自己的背包带,面露不安。

事实上,孙刚刚与面前大约50名易到的中层管理者结束一场近6小时漫长艰难的会谈。但显然对方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且不愿让他就这样轻易脱身。这些员工来自易到布局于全国的分公司,他们的名字被写进了公司的裁员名单,或者已经半年未能领到工资。

让他们更为担心的是公司的前途。孙仕海不久前分别给他们每一个人打过电话,很多人在挂上电话之后,就开始查看去往北京的机票。此前,员工们并不认识孙仕海。“我是易到的负责人。以前的几个部门合成了一个,我以后负责市场、运营、政府关系。”在这通电话里,孙如是介绍自己。这通电话短则两三分钟,长也不过七八分钟。孙仕海并没有提及自己在易到的具体职位,也没有明确自己的汇报上下级,“就像是一个突然出现的人”。一位参加了那次会谈的易到中层员工告诉36氪。

易到生死倒计时 沦为资本玩物的明星创业公司

在电话里,孙仕海主要传达了两个意思:第一,他不会为之前的欠薪买单,“去找人力谈”;第二,如果还想留在易到,“就要给公司赚钱”。孙强调,要让留下来的员工分别给他发邮件,详细写出自己的城市要通过什么办法赚钱。“如果赚到钱了,薪资就按照之前的开;赚不着就再说了。如果我不同意,他让人力再和我谈。”上述员工对36氪说,他无法理解公司会让员工自己想办法赚钱,而不是高层制定统一有效的解决途径。他觉得这位新管理者对未来公司的发展走向并没有自己的思考和认知。

“擅长养牛”,这是很多易到员工对孙仕海过去经历的所有认知。随后一些易到员工从韬蕴资本内部得知,孙是其前农业项目的负责人。在上述谈话中,员工们觉得这位新负责人并不懂业务。孙的言论让在场的很多人感到诧异:当前易到运营的100个城市里,大约60个城市拥有平台证,但孙坚持,如果不赚钱可以关掉这个城市的业务。“平台证已经是目前易到最值钱的财产了,此前为了拿证公司是付出了很多代价的,现在说放弃就放弃了?”此外,“这个人好像完全做不了主。”几乎在员工抛出每一个问题之后,孙仕海都要离开会议室去打一个电话。

“既然他自己没有决策权,也不懂易到,为什么派他来接管这家公司?”员工前来北京讨要说法,最想见到的人其实是温晓东。

信用透支

温晓东是韬蕴资本的董事长,也是易到目前的实际掌控者。他直到谈话最后才出现并快速离开。面对员工围堵和质问,温当时未给出明确的答复。

但易到正在透支自己最后的信用,尤其是对于司机。从2016年开始,易到便不断传出司机无法提现的丑闻。相比较滴滴,易到的提款次数少,周期也更长。只有每周五能提现,也只能提取20天之前的收入。在今年春节后搬到位于北京望京的博泰大厦之前,易到的办公旧址每天都有司机上门讨要欠款,这种情况已持续3年时间。甚至发生过上千名司机围堵易到总部的事件。今年2月22日是易到承诺提现的新日期,但在这一天,它再次失约。

在2016年韬蕴接手之后,易到的提现一度恢复正常。但在2018年下半年,情况开始变的严峻。“8、9月份的时候就已经有时出现无法提现的情况,10月份之后越来越密集。随后一拖再拖,司机也经常来找我们索要。”该公司一位南方某区域的负责人告诉36氪,在去年下半年,安抚司机也成为了他的工作之一。“闹到后来,相关部门甚至会把易到区域负责人带走,实施控制。”他说。

这里是广告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0600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0500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7180

广告经营许可证:3100003000089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沪)字00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406号 BS17799信息安全管理体系认证:00307I10001R0S ISO9001质量管理体系认证:00307Q10176R1S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55056666 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